探矿工程在线 > 正文

地热发展仍需重视开发技术

——访中国能源研究会地热专委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国际地热协会理事郑克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3日
来源:中国矿业报(2018-06-13)作者:朱妍

作为一种储量大、分布广、清洁环保的可再生能源,地热发展越来越受重视。随着2017

年首份国家级地热规划发布,我国地热开发利用进入一个全新机遇期。然而,规划发布后的一年多来,地热发展并未“借势东风”,其在发电、供暖等方面的应用依旧缓慢。

究竟是什么阻碍了我国地热的发展?我国地热开发还需重视哪些关键技术?日前,中国能源研究会地热专委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国际地热协会理事郑克棪向记者展开分析。

发展现状远低于预期

记者:2017年初发布的《地热能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下称《规划》),为地热发展带来新机遇。一年多过去,其开发利用的进展如何?

郑克棪:长期以来,地热能常被放在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等”字中一略而过,不为大多数公众熟知。去年首次在国家层面明确专项规划,尽管业内一片欢呼,认为地热盼来了“第二个春天”,但一年多来,实际成绩并不尽如人意。

地热发电方面,去年新增装机容量仅为1.4兆瓦。其中包括,云南瑞丽钻井上马的3400千瓦机组,及四川康定小热水地热田钻成高温热井后安装的200千瓦发电机组。这一体量虽突破了2016年的“零进展”,但相比《规划》提出的2020年新增装机容量50万千瓦目标,差距甚远。

地热供暖方面,对北方冬季清洁取暖在技术、经济上的可行性评估发现,地热供暖优势突出,尤其是地源热泵更为适用。但仅以北京为例,去年改造中“煤改气”占比12%、空气源热泵占67%、蓄热电暖气占19%、地源及太阳能各占1%,真正实现地热供暖的几乎为零。按照《规划》,2020年京津冀地区地热能年利用量要达约 2000万吨标准煤,但至目前,北京尚无一口真正意义上的地热井。

记者:这一发展情况目前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水平?

郑克棪:以地热发电为例,我国目前在世界25个采用地热发电的国家中,已长期徘徊在30兆瓦的体量,排名第18位。但实际早在上世纪70年代,我国便已建成7个中低温地热发电厂,总装机容量1550千瓦。从技术上看,我国并不落后。

然而,受“技术上可行、经济上不可行”观点的影响, 当时6处电厂陆续关停,地热开发就此“遇冷”。同期在国外正为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而努力研究,效益不断提高,而后再生产、再研究。相比之下,我们停顿、落后了,可以说,我国丢失了30年的地热发电研究,应吸取教训。

回灌技术存误解

记者:究竟有哪些因素阻碍了我国地热产业发展?

郑克棪:从国际经验看,地热发展离不开国家立法及相关政策支持。除此之外,我国地热开发要想顺利推进,还需克服一些不正确的认识,如对回灌技术的争议就是重点之一。

回灌是指为避免地热废水直排引起地热水位下降而采取的措施,主要包括砂岩回灌、裂隙热储回灌技术。目前,不少管理者提出强制采灌均衡、100%回灌、“以灌定采”等要求,否则不予批准开采。我认为这是矫枉过正,并无必要。

一方面,尽管各地区地质条件不同,砂岩回灌却是国际公认的一项难题,有时在技术上的确无法实现100%回灌。但国际通用观点是,技术、经济综合考虑,如果经多次过滤、加压回灌的设备和用电开销比利用地热水水量收益还高,就成了“赔本买卖”。

另一方面,大地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盒子”,越往地球中心温度越高,表面热量如被取走,地心的热量就会逐渐补充过来,因此地热属可再生能源,不准消耗是一种认识误区。如北京通过合理技术手段,可实现规模化生产性回灌,尽管未达到100%,但将年均下降水位控制在1米左右,按照100年下降100米的速率计算,并不会造成百年后抽不上水的困局。从技术层面,地热资源做到可持续开发就是最佳目标,就能最大限度利用地热资源。

记者:那么,我国现有哪些经济、优质的回灌技术?

郑克棪:有些开发商为图便宜,请地方钻井队钻井,质量也无保障,造成抽水出砂、回灌就堵塞。对此,我国专业地热院所的成绩较为突出,如北京小汤山地热田灌采率为54%,去年北京4个地热田的水位仅抬升0.3~1.22米;天津每年回灌地热水1000万立方米,体量为全国最大。

根据京津两地经验,要做好回灌技术还需重视每个环节,全流程的监测不可缺少。首先从钻井环节就应保证优质井,天津甚至还创造了砂岩回灌井新的成井技术。同时,重视一切经过试验,认真做好回灌水的过滤、精滤,根据需要适当加压回灌,适时做好灌后回扬,及回灌研究和模型预测。

关键技术待突破

记者:除回灌技术外,地热开发还需从哪些方面进行技术突破?

郑克棪:地热能的优点在于钻井得到高温热水或蒸汽后,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皆可使用。世界统计数据显示,地热发电的年利用时间是72%,而水能、风能和太阳能对应比例分别为42%21%14%。相比之下,地热能在可再生能源中的可利用时间最长,但开发需要钻井、开采、建厂多项配套技术,且地热资源随地质构造条件的差异明显,应用耗时较长、难度更大,迄今仍是可再生能源中的“小弟弟”。

地热发展如何突破?我认为从现在起持续努力,有望至2030年前后完全成熟才可能出现转机,目前则处于地热开发的关键时期。

例如,从地热发电来看,国家要求加强高温地热资源勘探任务,积极为“十三五”和今后地热发电做准备,但这需进行地质调查、地球化学及物理勘查,然后在选定的位置钻勘探孔,钻井完钻后再做产能测试等技术工作,实施过程难免耗时。科技部“十二五”《中低温地热发电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的成果可供利用,但还达不到产业规模。预计到2020年,可实现“十二五”目标的3倍,装机容量达15万千瓦。

从浅层地温能供暖看,热泵技术是其发展关键。2007-2010年是我国地源热泵发展最快的时期,年累计增长率超过40%2010年后年均增长率仍高达27%,远高于世界同期18%的增速水平。按照“十三五”期间达到11亿平方米的目标,5年需增加7亿平方米,相当于平均年累进增长率22.5%,继续加把劲,这应有可能完成。

从干热岩来看,利用增强地热系统技术(下称EGS技术”)进行开发,是被称为“21世纪地热能未来”的世界前沿技术。常规高温地热能受制于地质条件,而干热岩基本不受地域影响。在相距数百米的地下钻两个400米或更深的井,用压裂技术在两井之间造出连通的人工裂隙,一口井注入凉水,另一井中就能产出高温蒸汽和热水,供地热发电及余热利用。

2011年以来,法、德等发达国家相继建成千千瓦级EGS电站商业运行试点,破解常规高温地热资源的局限。我国现仍处EGS研究关键阶段,要在2050年实现1500万千瓦干热岩EGS发电,需首先在2020年左右突破千千瓦级发电,以保障后续加速发展。

[责任编辑:dc]

行业要闻 >>
大力提高我国自然灾害防治能力
新时代地勘基金或有更大担当和作为
东亚峰会环境资源管理研讨会在南宁召开
我国首个绿色勘查团体标准《绿色勘查指南》发布
2018年度国土资源科学技术奖公布
让绿水青山回归 ——地质环境专家谈矿山环境修复
新理念新路径新作为矿业与生态经济体系建设研讨会侧记
加快推进天然气水合物产业化进程
绿色勘查大旗飘扬在青藏高原
自然资源部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
业界资讯 >>
京津冀首个地热梯级利用科研基地初步建成
第五届探矿工程学术论坛(EEF China 2018)长沙隆重召开
两项水合物国家发明专利获得授权
2017年采矿业投入科研经费281.8亿元
立足国情是科学开发地热的前提
京津冀首个地热梯级利用科研基地初步建成
第五届探矿工程学术论坛(EEF China 2018)隆重开幕
京津冀首个地热梯级利用科研基地初步建成
地质科学要实现向“深加工型”转变
我国推进矿产资源标准国际化
会展预告 >>
2018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准备就绪,10月18日将在天津召开
2018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将于10月18日在天津召开
中国矿联:关于召开2018中国探矿者年会的通知
2018年天津地热国际研讨会二号通知
2018第十届中国国际地源热泵行业高层论坛召开
中国矿联:绿色矿业发展万里行(宁波站)将举办
哈尔滨市举办全国地质灾害防治行业标准规范贯标培训班
地热国际研讨会(一号通知)
2018第十届中国国际地源热泵行业高层论坛
举办全国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勘查与设计培训班的通知
人物访谈 >>
培植地勘行业的“大工匠”
“雪龙号”九探北极为哪般
实现可燃冰开采“中国梦”的领军人
地热发展仍需重视开发技术
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孙钧:当年支持“苏通”桥梁方案
关于雾霾 关于减排 丁仲礼 这样认为
为“入地”提供技术支撑
“工作虽然苦,但我还是要干下去”
聚焦国家需求 谋求转型发展
访我国知名钻探工程专家王达
热点观察 >>
关于天然气我们还需关注什么
绿色矿山建设必须“三条腿”走路
煤层气开发技术瓜熟蒂落尚待时日
全球海上钻探市场回暖
云南有色地质局副局长:地勘单位目前存在这些挑战!
“上天”容易“入地”难!地球深处到底什么样
在新时代的视角下审视地勘队伍改革
新形势下推进地勘单位升级转型的思考
收入同比增长29.44%!这个地矿局如何逆袭的?
为什么困难重重也要进行特深科学钻探
企业动态 >>
挑战“世界屋脊”,安百拓助力华泰龙矿业建设标杆矿山
山特维克参展新疆矿博会 助力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
黄陵矿业打造智能化矿井
充分发挥产业优势,积极对接市场需求
安百拓破碎锤介绍:“隧道&水泥窑”中的 SB系列
3台YGL-150RC型反循环钻机销往塔吉克斯坦
猛料!工勘这么低的单价,便携式钻机打出50%的利润!
最新产品GM-5S型水平举升多功能钻机首战告捷
中国煤炭地质总局第二勘探局企业发展纪实
广西地矿局服务“三农”工作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