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矿工程在线 > 正文

煤层气开发技术瓜熟蒂落尚待时日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6日
来源:中国矿业报网站(2018-09-26) 作者:朱妍

“经历从无到有、从依赖进口到自主生产,我国煤层气勘探、开采技术的确取得了不小进步。不过,在成立专业公司专攻煤层气发展的同时,我国距真正的‘专业化’仍有差距,主要差在了核心技术上。”提及煤层气存在“技术”短板的问题,山西蓝焰煤层气集团(下称“蓝焰煤层气”)执行董事王保玉说。

无独有偶。在近日召开的“2018年中澳非常规天然气论坛”上,与会专家谈论最多的话题同样关于技术。“可以说,技术进步是我国煤层气产业发展的根本所在。”中联煤层气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吴建光感慨道。

那么,我国煤层气开采的技术现状如何?发展中还面临哪些技术难题?下一步又将沿着哪些方向进行探索?

“采煤采气一体化”技术成型

煤层气,俗称煤矿瓦斯,是煤矿安全生产的主要威胁。但是,如果在采煤前先行抽采瓦斯,不仅可将爆炸率降低70%~85%,还能产出煤层气这一清洁能源。

由于伴煤而生,煤层气开采的主要原理是通过降低煤储层压力,将“吸附态”甲烷抽采形成“游离态”后再运至井口。通用方式主要有二:地面钻井后,先采气后采煤;井下先采煤后采气,或边采气边采煤。其中,后者效率更高,也更安全。

根据原理,如何将技术转化为生产力?作为国内首个启动煤层气开发的企业,一定程度上,蓝焰煤层气代表着我国煤层气技术发展的缩影。“我们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探索,起初没有自己的东西,大多交给外国公司去做或学习别人的经验去做。”王保玉回忆说。

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国煤层气技术逐步完善,就连国外同行及不少专家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事也已实现突破。记者了解到,位于山西东南部的沁水煤田是我国探明储量最多的煤层气田,因抽采难度极大,也是世界公认的煤层气抽采“禁区”。

“瓦斯和煤炭的关系就像血与肉,割肉必然流血,采血也必然伤肉。煤层气抽采若不能与采煤有效衔接,必然同时影响两者的生产,造成安全隐患和资源浪费。”王保玉介绍称,除常规方式外,一套独有的“井上井下联合、采煤采气一体化”模式也应运而生,通过地面打井与煤矿井下抽取相结合,实现煤炭和瓦斯的边采边抽,在保证煤矿安全生产的同时,实现煤层气的开发利用。

开发技术“适应性”不足

从瓦斯被动治理到主动开发,技术推动着煤层气产业更进一步发展。但同时,一个不得不正视的现实长期存在:经过20多年发展,我国煤层气实际开发的业绩仍远低于预期。

究其原因,是目前开发技术存在短板。“我国难采煤层气资源占总量的70%以上,这是客观上最大的拦路虎。要想摸得准、探得明、采得出、采得快、用得上,技术进步是基石与核心竞争力。”一位与会专家坦言,我国虽在技术层面取得不少突破,但适用于不同地质条件的勘探开发技术目前尚未真正形成。“这也是为何我国煤层气产业发展至今仍处在规模化生产的初级阶段。”

对于这一观点,王保玉也表示了赞同,“评价一项技术的好坏,产气量是关键指标。目前,我国无论在煤层气总产量,还是单井产气量方面,均未能扭转长期偏低的现状,主要原因正是技术‘适应性’不足。”

尽管开采原理相同或相近,但因不同地区的地质条件、资源分布、煤层结构等各不相同,所对应的技术难免有差别。相比客观条件的多样化,现有技术显得不那么全面。

技术制约,进一步体现在开采收益上。中石油华北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朱庆忠指出,受工程技术不适应等影响,区域内不同产气井的日产气量差别大,单井产量迟迟难以提升,“这也导致整体盈利水平较低,抗风险能力差。”

技术创新要“因地制宜”

形势明确,下一步如何提升开采技术的“适应性”?在多位专家看来,以示范工程需求引领技术研发方向,“因地制宜”的技术创新将是煤层气产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首先,是对技术认识的完善。上述与会专家指出,由于过去对煤炭储层的认识多局限于表浅层次,对地质类型、特征等差异的认识也存在不足,从一开始就限制了技术的“适应性”发展。而在可开采性的认识上,过去更多停留在储量计算层面,并无进一步深度研究,导致同一区域的单井产量差异较大。“因此,勘探技术要向提高选区精准度上转移,开发技术要结合不同地质的结构性、敏感性及可改造性等特性。”

“除缺乏现成的系统理论支撑,亟待取得基础理论突破,另一方面也需要新的高效经济工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副校长李根生举例指出,“如我国自主研发的水力喷射径向水平井技术,可形成‘一井多层、一层多眼、一眼多缝’的复杂缝网,由此提高煤层气的压裂效益,进而降低开采成本。”

结合已探明的沁水、鄂尔多斯两大主要开采基地,有专家表示,在常规开采工艺的基础上,可进一步优化推广地面和井下联动抽采,分别采用“老井提升”“新井快速上产”的工艺技术,尤其注重中深层煤层气资源的高效经济开发技术。

“此外,若装备水平不行,技术开发还是上不去。相比进口设备,我们的国产化水平现已逐渐赶上,别人有的我们基本也能做出来,只是在发展速度、产品质量等方面还有差距。说到底,要进一步在‘专业化’上下功夫,否则一些核心技术仍难取得更深突破。”王保玉补充道。

[责任编辑:dc]

行业要闻 >>
大力提高我国自然灾害防治能力
新时代地勘基金或有更大担当和作为
东亚峰会环境资源管理研讨会在南宁召开
我国首个绿色勘查团体标准《绿色勘查指南》发布
2018年度国土资源科学技术奖公布
让绿水青山回归 ——地质环境专家谈矿山环境修复
新理念新路径新作为矿业与生态经济体系建设研讨会侧记
加快推进天然气水合物产业化进程
绿色勘查大旗飘扬在青藏高原
自然资源部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
业界资讯 >>
京津冀首个地热梯级利用科研基地初步建成
第五届探矿工程学术论坛(EEF China 2018)长沙隆重召开
两项水合物国家发明专利获得授权
2017年采矿业投入科研经费281.8亿元
立足国情是科学开发地热的前提
京津冀首个地热梯级利用科研基地初步建成
第五届探矿工程学术论坛(EEF China 2018)隆重开幕
京津冀首个地热梯级利用科研基地初步建成
地质科学要实现向“深加工型”转变
我国推进矿产资源标准国际化
会展预告 >>
2018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准备就绪,10月18日将在天津召开
2018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将于10月18日在天津召开
中国矿联:关于召开2018中国探矿者年会的通知
2018年天津地热国际研讨会二号通知
2018第十届中国国际地源热泵行业高层论坛召开
中国矿联:绿色矿业发展万里行(宁波站)将举办
哈尔滨市举办全国地质灾害防治行业标准规范贯标培训班
地热国际研讨会(一号通知)
2018第十届中国国际地源热泵行业高层论坛
举办全国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勘查与设计培训班的通知
人物访谈 >>
培植地勘行业的“大工匠”
“雪龙号”九探北极为哪般
实现可燃冰开采“中国梦”的领军人
地热发展仍需重视开发技术
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孙钧:当年支持“苏通”桥梁方案
关于雾霾 关于减排 丁仲礼 这样认为
为“入地”提供技术支撑
“工作虽然苦,但我还是要干下去”
聚焦国家需求 谋求转型发展
访我国知名钻探工程专家王达
热点观察 >>
全国人大、环境部相关人士解读《土壤污染防治法》
关于天然气我们还需关注什么
绿色矿山建设必须“三条腿”走路
煤层气开发技术瓜熟蒂落尚待时日
全球海上钻探市场回暖
云南有色地质局副局长:地勘单位目前存在这些挑战!
“上天”容易“入地”难!地球深处到底什么样
在新时代的视角下审视地勘队伍改革
新形势下推进地勘单位升级转型的思考
收入同比增长29.44%!这个地矿局如何逆袭的?
企业动态 >>
挑战“世界屋脊”,安百拓助力华泰龙矿业建设标杆矿山
山特维克参展新疆矿博会 助力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
黄陵矿业打造智能化矿井
充分发挥产业优势,积极对接市场需求
安百拓破碎锤介绍:“隧道&水泥窑”中的 SB系列
3台YGL-150RC型反循环钻机销往塔吉克斯坦
猛料!工勘这么低的单价,便携式钻机打出50%的利润!
最新产品GM-5S型水平举升多功能钻机首战告捷
中国煤炭地质总局第二勘探局企业发展纪实
广西地矿局服务“三农”工作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