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矿工程在线 > 正文

陈毓川院士:我国已完全具备矿业绿色发展的条件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1日
来源:中国矿业报(2018-11-20)作者:王琼杰

发展绿色矿业,实现矿业与环保的双赢,已成为全社会,尤其是我国矿业领域的共识。自然资源部发布九大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并于今年10月正式实施后,如何深入推进绿色矿山建设、发展绿色矿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在日前举行的“2018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发展论坛与展示博览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围绕矿业发展与环境保护作了主题报告,《中国矿业报》记者就此进行了专题采访。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

《中国矿业报》:矿业在我国占有什么样的重要地位?它与生态环境之间有什么关系?

陈毓川:矿业与生态环境是国家发展与社会民生不可或缺的基本条件。生态环境的保护与各行各业的活动及社会文明生活运行秩序息息相关,生态环境的保护是全社会的共同职责,矿业仅是其中一部分。

矿产资源是世界和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在现阶段,矿产资源提供了我国95%以上的能源、80%以上的工业原料、70%以上的农业生产资料、30%以上的农业用水与饮用水。

矿产资源是人类社会得以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20世纪100年以来,全球共消费了1420亿吨石油、78万亿立方米天然气、2650亿吨煤炭、380亿吨钢铁、7.6亿吨铝和4.8亿吨铜。

矿产品在我国各行各业及全国人民物质保证和日常生活中都是不可缺少的,矿业与农业一样都是国家的重要产业。而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与健康传承的基本条件,生态环境的保护、治理、改善是国家不可缺少的重要事业。

《中国矿业报》:矿业与环境保护两者的历史发展关系经历了几个阶段?

陈毓川:在人类历史上,矿业与环境保护两者关系表现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漫长的初始阶段。人类漫长的历史发展阶段,甚至在300多年前(人类社会工业化阶段之前),对矿产品的需求都十分有限,因此矿业对环境的影响较少,不会引起社会关注。

第二阶段是过渡阶段。300年前,西方国家进入工业化阶段,矿业发展的步伐加快,以英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工业发展较快,已发觉矿业及矿产品应用对环境的影响。他们采取两套做法:一是对本国的矿业提出环保要求与政策措施,走绿色矿业发展之路;二是对殖民地国家、发展中国家,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是不计环境成本地进行掠夺式开采。

我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历朝历代都未曾将矿业环保提到日程。新中国建立初期,内外交困,为了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增强国力,把发展矿业放在头等位置,顾不及环保问题。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国民经济、科学技术、社会文化快速发展,提出了建设小康社会的建设目标。而小康社会需要美好的生态环境,这就决定了我国社会发展阶段必然迎来绿色矿业新时代。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阶段,结合本国的实际情况,对矿业发展与对环保的要求会有不同程度的变化,要求会日益提高,但都应适合本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而过渡阶段将是各国实现绿色矿业的必经阶段,这个阶段持续时间较长,我国当前就属于此阶段。

第三阶段是全球绿色矿业发展阶段。当全球各国科技文化达到高水平,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达到一定程度时,矿业与生态环境保护一定能得到协调发展,长久保持。

《中国矿业报》:中国进入新时代后,对矿业将带来哪些影响?

陈毓川:新时代,因为国家所需,所以矿业大有可为,发展好矿业是我们矿业界的责任,而新时代对矿业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一、为了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矿业需要提供巨量的矿产品。在新时代,大部分矿产需求将在本世纪30年代达到峰值,新材料所需的某些三稀矿产仍将增长,但需求总量将保持在高水平。资源需求结构发生变化,有的矿产二次资源利用量增加。除了钢铁和水泥外,多数大宗矿产消费增速减缓,需求峰值将在2020年~2025年之间,这一时期迎接资源需求“洪峰”与产业结构调整压力并存。同时,大宗矿产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涉及国家安全,因此资源形势十分严峻。

二、从国内、国际形势出发,为了资源安全、国家安全,矿产资源需要立足国内,地质行业任务繁重。地质找矿、矿产开发应保持一定的强度,有计划地加强矿产储备,需持续保证。建立强大的矿产开发基地与储备基地。基于此,才能更好地勘查、开发和利用国外资源,才能应对国际突发事件。

三、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开展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大合作。一是实现信息互通、成果共享。在矿产资源勘查开发与合作中充分发挥双边、多边合作机制,建立“一带一路”地质矿产数据库和矿业数据库,构建“一带一路”矿业市场与矿产品市场交易平台,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规划、技术标准对接。二是发挥地质工作调查、先导性作用。合作开展遥感地质调查、低密度地球化学调查、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和海洋地质调查,以及地质矿产编图和重要国家、重要成矿区带、重要矿种成矿背景分析与成矿规律研究,开展“一带一路”矿产资源潜力评价,加强新兴战略矿产对地质调查研究,摸清能源资源家底,为进一步开展矿产勘查与开发提供扎实的基础。三是开展对外投资合作,推进境外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加大油气、煤炭、金属矿产、非金属矿产等能源资源勘探开发合作,加强能源资源就地就近加工转化合作,形成资源合作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共建境外产业积聚区,带动能源资源深加工技术、装备与工程服务合作。四是积极参加能源、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聚焦油气运输管道、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铁路、公路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开展工程地质及区域地壳稳定性调查研究,为基础设施和重大工程建设提供服务。五是突出生态文明理念,共建绿色“丝绸之路”。开展水文地质、环境地质和灾害地质调查研究,推进防灾减灾国际合作。加强矿产资源综合勘查、综合开发和综合利用,促进矿业绿色发展。强化基础设施绿色低碳化建设和运营管理,在建设中充分考虑气候变化影响。

《中国矿业报》: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在新的时代,如何依靠科技来实现绿色矿业与环境保护双赢?

陈毓川:在新时代,要想实现绿色矿业与环境保护双赢,必须依靠科技。矿业的发展规律一是依靠科技更新换代,二是从破坏环境走向绿色矿业发展,这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我国发展理念,“绿色发展”是理念之一。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就是对绿色矿业发展的新要求。

2017年5月,原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等六部委发布《关于加快建设绿色矿山等实施意见》,提出“将绿色发展理念贯穿于矿产资源规划、勘查、开发利用与保护的全过程”,对绿色矿业发展提出新的目标和要求。

中央和地方政府按照环保要求,开展了环保巡视督查,采取行动措施,制止违规事态。对矿业领域涉及环境保护区内的地质工作、矿产勘查与已有矿山开发政策,已经在制定与实施中。在环保风暴压力下,一些矿山企业面临关闭,一些矿业城市(县、乡)面临经济结构调整的严重任务,这些都必然涉及我国矿产勘查部署、矿业发展规划及实施的相应调整。

总体而言,以我国目前的科技水平,实现绿色矿业已经具备基本条件。矿产勘查、开发与选冶依靠科技,实施过程中减少或不损坏生态环境也需要依靠科技。物化探及浅、深钻找矿实现绿色勘查,对环境影响可缩小到可允许的范围内,符合环保要求的绿色矿山全国已经有好几百处。

但是,要实现矿业与环保双赢,必须要从我国的实际出发,科学合理地完善环保对矿业的要求。一是由自然资源部与生态环境部共同制定、完善矿业各阶段工作对环保的要求。二是科学合理地圈定国家环境保护区,不宜过大,要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三是国家生态环境保护区内合理开展地质-矿山工作,不宜绝对化。自然环境、矿产资源对国家来说都很重要,在保护环境的大前提下,在当前科技水平下,是可以充分利用国家所需的矿产资源的。生态保护与矿业勘查开发之间并非绝对对立,应辩证对待。

《中国矿业报》:在实现生态环保与矿业发展双赢的过程中,应如何发挥政府的作用?

陈毓川:充分发挥政府领导作用,实现矿业发展与环保双赢,这是我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所在。

政府领导与调控是实现生态环保与矿业发展双赢的共建。政府制定重大政策,是领导的重要体现。一是在矿业方面,确定立足国内,充分利用国内外矿产资源作为国策是可行的,建议确定矿业为第一产业,加强中央对矿业的领导。在一些具体政策上建议从以下几方面给予考虑:矿产勘查以矿业市场企业投资为主体,但国家仍应在风险勘查阶段投入普查工作,由国家地勘队伍承担;初始探矿权恢复申请登记审批程序;建立国家风险勘查基金,支持国内外矿产勘查工作;建立勘查知识产权法,降低矿业税收。二是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国家划定自然生态保护区,制定保护区内的具体保护规定及管理措施都很必要,建议政府在制定政策方面能从我国实际出发,充分依靠目前较好的科技基础,实现环保与矿业的共赢。要科学合理地圈定国家生态环境保护区,在国家保护区内合理开展地质调查和矿产资源绿色勘查开发。例如,不同比例尺的基础地质调查应正常进行,发现有大型以上国家亟需的矿产可进行绿色勘查,对国家亟需的战略性矿产可进行绿色开发。

要充分发挥政府对调控的作用。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在世界及国内矿业市场发生波动时,可以进行国家调控。例如,矿业市场矿产品价格下滑、市场勘查投入减少并影响勘查强度时,政府可增加勘查投入,降低矿业税收等措施,减小国际市场风波对我国的影响。同时,政府在促进矿业大企业组建、中国矿业走向世界等方面,都应该发挥好调控作用。

矿业与生态环境保护取得双赢是我国地质-矿业界共同的目标。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和政府领导下,相信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一定可以实现!


[责任编辑:dc]

行业要闻 >>
2020国家科学技术奖初评结果公布!
全国石油天然气资源勘查开采通报(2019年度)
国家能源局召开推进会要求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
中国地质学会与首批地学科普研学基地签订合作协议
自然资源部2020年第五批地质灾害防治单位甲级资质公告
自然资源部关于印发《自然资源标准化管理办法》的通知
自然资源部关于公布2020年优秀科普图书名单的公告
强化政治机关意识 走好第一方阵
自然资源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
浙江省委书记点赞千名地质队员“驻县进乡”
业界资讯 >>
煤矸石井下充填置换煤成套技术
探矿工程所高效钻杆润滑脂支撑服务川藏铁路施工
张北县两面井乡百姓告别饮水难
地灾高发区域需要严加防范
桂荔地1井钻探工程通过成果验收
70℃!江苏地调院在六合奶山钻探一口优质地热井
“世界级超级工程”汕头海湾隧道今日迎来历史性突破
印尼政府准备增加激励措施以鼓励地热勘探
松辽盆地北部地区小口径地质调查井 黑讷地1井顺利终井
第四代“慧磁”首次对接连通作业成功
会展预告 >>
2020中国探矿者年会月底在郑州召开
聚焦智慧轨道,整合全球资源
China Tunnel Expo 2020上海国际隧道展展位火热预订中
第十五届 ARTS 2020上海国际先进轨道交通技术展览会
行业风向标,年度矿业合作盛会7月16日新疆召开!
稿约|展探工青年风采,聚多彩魅力贵州
官宣:新疆矿博会7月16至18日如期举办
第十二届中国成都石油天然气及石化技术装备展览会
新疆丝路矿业合作论坛
2020上海国际地下工程与隧道技术展览会
人物访谈 >>
曾梅香:我国地热发电现状与展望
赵阳升院士:把创新成果融入地热等采矿工程领域
《人民日报》发表章建华署名文章:
杨文采院士:人类能上天下海,却难以入地13公里
中国工程院院士多吉:投身地质勘探 踏遍青藏高原
在深海处演绎“冰与火”的传奇
孙友宏校长在人民日报发表《为高校营造良好创新环境》
方肇洪谈地源热泵技术持久创新发展的重要动力
风餐露宿 探寻地球宝藏(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高德利院士:钻探技术可为开发难采油气破题
热点观察 >>
科研人员注意了!这12类违规行为将被处理
匆忙”关停地热井,今冬河北数千万平采暖怎么办?
以新担当新作为 促进新时代地勘行业高质量发展
“自然优先”,绿色矿山发展空间广阔
2020年上半年地质勘查行业形势分析
油气勘探向深层进军
中国地勘单位70年奋斗历史及未来
国家明确石油增产200万吨!天然气增产48亿方!
官方报道:黑龙江地勘改革如何改?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助世界美化“容颜”
企业动态 >>
英格尔钻机助力发现世界级锂矿!
地矿三院“山东省栖霞东北部地热资源调查”项目开钻
钻井装备中钢丝绳保护女神-里巴斯绳槽
凝心聚力谋发展,砥砺奋进铸辉煌
遭遇用工荒?无人化操作的智能钻机解决您的难题
三台千米全液压履带式岩心钻机出口伊朗
河北永明与河北二队签订5000米电驱动石油钻机合同
战疫情,实现开门红——金帆股份工程建设显身手
英格尔便携式钻机在川藏铁路线上创出新纪录
石煤机公司与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