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矿工程在线 > 正文

陈毓川院士:我国已完全具备矿业绿色发展的条件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1日
来源:中国矿业报(2018-11-20)作者:王琼杰

发展绿色矿业,实现矿业与环保的双赢,已成为全社会,尤其是我国矿业领域的共识。自然资源部发布九大行业《绿色矿山建设规范》并于今年10月正式实施后,如何深入推进绿色矿山建设、发展绿色矿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在日前举行的“2018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发展论坛与展示博览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围绕矿业发展与环境保护作了主题报告,《中国矿业报》记者就此进行了专题采访。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

《中国矿业报》:矿业在我国占有什么样的重要地位?它与生态环境之间有什么关系?

陈毓川:矿业与生态环境是国家发展与社会民生不可或缺的基本条件。生态环境的保护与各行各业的活动及社会文明生活运行秩序息息相关,生态环境的保护是全社会的共同职责,矿业仅是其中一部分。

矿产资源是世界和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在现阶段,矿产资源提供了我国95%以上的能源、80%以上的工业原料、70%以上的农业生产资料、30%以上的农业用水与饮用水。

矿产资源是人类社会得以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20世纪100年以来,全球共消费了1420亿吨石油、78万亿立方米天然气、2650亿吨煤炭、380亿吨钢铁、7.6亿吨铝和4.8亿吨铜。

矿产品在我国各行各业及全国人民物质保证和日常生活中都是不可缺少的,矿业与农业一样都是国家的重要产业。而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与健康传承的基本条件,生态环境的保护、治理、改善是国家不可缺少的重要事业。

《中国矿业报》:矿业与环境保护两者的历史发展关系经历了几个阶段?

陈毓川:在人类历史上,矿业与环境保护两者关系表现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漫长的初始阶段。人类漫长的历史发展阶段,甚至在300多年前(人类社会工业化阶段之前),对矿产品的需求都十分有限,因此矿业对环境的影响较少,不会引起社会关注。

第二阶段是过渡阶段。300年前,西方国家进入工业化阶段,矿业发展的步伐加快,以英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工业发展较快,已发觉矿业及矿产品应用对环境的影响。他们采取两套做法:一是对本国的矿业提出环保要求与政策措施,走绿色矿业发展之路;二是对殖民地国家、发展中国家,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是不计环境成本地进行掠夺式开采。

我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历朝历代都未曾将矿业环保提到日程。新中国建立初期,内外交困,为了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增强国力,把发展矿业放在头等位置,顾不及环保问题。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国民经济、科学技术、社会文化快速发展,提出了建设小康社会的建设目标。而小康社会需要美好的生态环境,这就决定了我国社会发展阶段必然迎来绿色矿业新时代。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阶段,结合本国的实际情况,对矿业发展与对环保的要求会有不同程度的变化,要求会日益提高,但都应适合本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而过渡阶段将是各国实现绿色矿业的必经阶段,这个阶段持续时间较长,我国当前就属于此阶段。

第三阶段是全球绿色矿业发展阶段。当全球各国科技文化达到高水平,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达到一定程度时,矿业与生态环境保护一定能得到协调发展,长久保持。

《中国矿业报》:中国进入新时代后,对矿业将带来哪些影响?

陈毓川:新时代,因为国家所需,所以矿业大有可为,发展好矿业是我们矿业界的责任,而新时代对矿业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一、为了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矿业需要提供巨量的矿产品。在新时代,大部分矿产需求将在本世纪30年代达到峰值,新材料所需的某些三稀矿产仍将增长,但需求总量将保持在高水平。资源需求结构发生变化,有的矿产二次资源利用量增加。除了钢铁和水泥外,多数大宗矿产消费增速减缓,需求峰值将在2020年~2025年之间,这一时期迎接资源需求“洪峰”与产业结构调整压力并存。同时,大宗矿产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涉及国家安全,因此资源形势十分严峻。

二、从国内、国际形势出发,为了资源安全、国家安全,矿产资源需要立足国内,地质行业任务繁重。地质找矿、矿产开发应保持一定的强度,有计划地加强矿产储备,需持续保证。建立强大的矿产开发基地与储备基地。基于此,才能更好地勘查、开发和利用国外资源,才能应对国际突发事件。

三、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开展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大合作。一是实现信息互通、成果共享。在矿产资源勘查开发与合作中充分发挥双边、多边合作机制,建立“一带一路”地质矿产数据库和矿业数据库,构建“一带一路”矿业市场与矿产品市场交易平台,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规划、技术标准对接。二是发挥地质工作调查、先导性作用。合作开展遥感地质调查、低密度地球化学调查、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和海洋地质调查,以及地质矿产编图和重要国家、重要成矿区带、重要矿种成矿背景分析与成矿规律研究,开展“一带一路”矿产资源潜力评价,加强新兴战略矿产对地质调查研究,摸清能源资源家底,为进一步开展矿产勘查与开发提供扎实的基础。三是开展对外投资合作,推进境外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加大油气、煤炭、金属矿产、非金属矿产等能源资源勘探开发合作,加强能源资源就地就近加工转化合作,形成资源合作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共建境外产业积聚区,带动能源资源深加工技术、装备与工程服务合作。四是积极参加能源、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聚焦油气运输管道、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铁路、公路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开展工程地质及区域地壳稳定性调查研究,为基础设施和重大工程建设提供服务。五是突出生态文明理念,共建绿色“丝绸之路”。开展水文地质、环境地质和灾害地质调查研究,推进防灾减灾国际合作。加强矿产资源综合勘查、综合开发和综合利用,促进矿业绿色发展。强化基础设施绿色低碳化建设和运营管理,在建设中充分考虑气候变化影响。

《中国矿业报》: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在新的时代,如何依靠科技来实现绿色矿业与环境保护双赢?

陈毓川:在新时代,要想实现绿色矿业与环境保护双赢,必须依靠科技。矿业的发展规律一是依靠科技更新换代,二是从破坏环境走向绿色矿业发展,这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我国发展理念,“绿色发展”是理念之一。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就是对绿色矿业发展的新要求。

2017年5月,原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等六部委发布《关于加快建设绿色矿山等实施意见》,提出“将绿色发展理念贯穿于矿产资源规划、勘查、开发利用与保护的全过程”,对绿色矿业发展提出新的目标和要求。

中央和地方政府按照环保要求,开展了环保巡视督查,采取行动措施,制止违规事态。对矿业领域涉及环境保护区内的地质工作、矿产勘查与已有矿山开发政策,已经在制定与实施中。在环保风暴压力下,一些矿山企业面临关闭,一些矿业城市(县、乡)面临经济结构调整的严重任务,这些都必然涉及我国矿产勘查部署、矿业发展规划及实施的相应调整。

总体而言,以我国目前的科技水平,实现绿色矿业已经具备基本条件。矿产勘查、开发与选冶依靠科技,实施过程中减少或不损坏生态环境也需要依靠科技。物化探及浅、深钻找矿实现绿色勘查,对环境影响可缩小到可允许的范围内,符合环保要求的绿色矿山全国已经有好几百处。

但是,要实现矿业与环保双赢,必须要从我国的实际出发,科学合理地完善环保对矿业的要求。一是由自然资源部与生态环境部共同制定、完善矿业各阶段工作对环保的要求。二是科学合理地圈定国家环境保护区,不宜过大,要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三是国家生态环境保护区内合理开展地质-矿山工作,不宜绝对化。自然环境、矿产资源对国家来说都很重要,在保护环境的大前提下,在当前科技水平下,是可以充分利用国家所需的矿产资源的。生态保护与矿业勘查开发之间并非绝对对立,应辩证对待。

《中国矿业报》:在实现生态环保与矿业发展双赢的过程中,应如何发挥政府的作用?

陈毓川:充分发挥政府领导作用,实现矿业发展与环保双赢,这是我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所在。

政府领导与调控是实现生态环保与矿业发展双赢的共建。政府制定重大政策,是领导的重要体现。一是在矿业方面,确定立足国内,充分利用国内外矿产资源作为国策是可行的,建议确定矿业为第一产业,加强中央对矿业的领导。在一些具体政策上建议从以下几方面给予考虑:矿产勘查以矿业市场企业投资为主体,但国家仍应在风险勘查阶段投入普查工作,由国家地勘队伍承担;初始探矿权恢复申请登记审批程序;建立国家风险勘查基金,支持国内外矿产勘查工作;建立勘查知识产权法,降低矿业税收。二是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国家划定自然生态保护区,制定保护区内的具体保护规定及管理措施都很必要,建议政府在制定政策方面能从我国实际出发,充分依靠目前较好的科技基础,实现环保与矿业的共赢。要科学合理地圈定国家生态环境保护区,在国家保护区内合理开展地质调查和矿产资源绿色勘查开发。例如,不同比例尺的基础地质调查应正常进行,发现有大型以上国家亟需的矿产可进行绿色勘查,对国家亟需的战略性矿产可进行绿色开发。

要充分发挥政府对调控的作用。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在世界及国内矿业市场发生波动时,可以进行国家调控。例如,矿业市场矿产品价格下滑、市场勘查投入减少并影响勘查强度时,政府可增加勘查投入,降低矿业税收等措施,减小国际市场风波对我国的影响。同时,政府在促进矿业大企业组建、中国矿业走向世界等方面,都应该发挥好调控作用。

矿业与生态环境保护取得双赢是我国地质-矿业界共同的目标。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和政府领导下,相信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一定可以实现!


[责任编辑:dc]

行业要闻 >>
2019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当选院士名单公布
陆昊部长到部分派出机构、直属单位调研
自然资源部党组传达学习贯彻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内蒙古自然资源厅广大干部热议总书记考察指导重要讲话
习近平在内蒙古自然资源厅指导开展主题教育
自然资源部通报2018年度全国石油天然气勘查开采情况
我国全面开放油气勘探开发 但政策落地尚需配套措施
自然资源部办公厅关于清理规范自然资源收费项目的通知
肩负起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和生态文明建设重任
从源头上解决自然资源管理制度性冲突
业界资讯 >>
“雪龙2”号即将迎来破冰能力大考
新疆远山公司吉尔吉斯斯坦项目开钻在即
浅钻技术首次成功服务于高寒地区关键科学问题的研究
地质专业知识服务系统建设工作取得最新进展
“湘中坳陷上古生界页岩气战略选区调查”项目野外验
探矿工程所研发一套耐高温环保海水钻井液体系
中坦两国深化地质调查领域合作
俄克拉荷马大学研究团队为地热钻井开发智能井孔材料
完钻井深8882米,亚洲陆上第一深井在塔里木诞生
我国首部可燃冰科普剧《冰火传奇》点燃京城
会展预告 >>
新疆矿博会7月18日开幕
欢迎参加“面向2023年后大洋钻探学术研讨会”
召开2019年“海洋地质、矿产资源与环境”学术研讨会通知
关于召开2019年钻探工程学术研讨会的通知
合肥市举办全国地质灾害防治行业标准规范贯标培训班
“深地、深海与深空对地探测”高端论坛第一号通知
全国绿色矿山建设培训班将于5月25日开班
2019年地球科学与海洋学国际学术论坛(IFGO 2019)
“第一届可持续土木工程发展高层论坛”将在深圳举办
关于举办全国地质灾害防治行业标准规范贯标培训班通知
人物访谈 >>
高德利院士:钻探技术可为开发难采油气破题
能源行业的发展机遇大于挑战
胡泽松谈绿色开发指数
张楠:五赴南极,他让冰盖下的世界不再神秘
能源40年 | 郑克棪:地热开发从跟跑到跃居世界榜首
地勘司司长:加强地质工作使地质先行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面对新形势,看河南有色如何在中原更加出彩中“出彩”
庞振山:深部找矿有规可循
陈毓川院士:我国已完全具备矿业绿色发展的条件
汪品先:大洋钻探与中国
热点观察 >>
油气成因的另一种说法——无机成因说
70年,我国能源发展的历史巨变
发挥技术优势,助力矿企扬帆远航
没有改革阵痛,就没有地勘行业的未来!
新时代中国矿业出海须结伴而行
在探索中寻找突破 ——广西地矿局分类改革之跟踪观察
关于涪陵页岩气成功经验的思考
国内钻机研发进入超深智能人性化时代
中国科协发布2019年20个前沿科学问题和工程技术难题
中国矿业未来基地,值得关注
企业动态 >>
英格尔便携式钻机在川藏铁路线上创出新纪录
石煤机公司与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5000米多功能变频电动钻机(ZJ50/3150-ZDB型)出厂验收
重大喜讯!第二批3台钻机发货迪拜
无锡锡钻“金刚钻”闪耀川藏铁路
英格尔EP600plus钻机创同类钻机75孔径最深钻深纪录
国内首台煤矿大断面快速掘锚成套装备试运行
安百拓零排放电池动力设备帮您解决矿山难题
永明公司举办“2019年度铆工、焊工技能比武大赛”
英格尔再创佳绩,大功臣当属这两款明星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