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矿工程在线 > 正文

钻探技术——中国古代的第五大发明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3日
来源:中国矿业报(2020-10-29) 作者:张金虎,高永进,杨有星,孙智超,苗苗青(中国地质调查局油气

钻探技术发源于古代中国的四川,首要用途是找水喝,其次作用是找盐吃。公元前255251年,蜀郡太守李冰拉开了人类凿井采卤熬盐、发掘地下资源的历史序幕。公元618907年间,四川成为大口浅井采卤的集中地区,井深最深可达178米,每掘一井,成百上千人劳作,场面壮观。北宋庆历年间(10411048年)的四川大英县卓筒井钻探取盐技术,使地下深处的卤水第一次得到科学开采,在开采卤水的过程中,人们发现了埋藏在地下的油气资源。卓筒井开创了人类机械钻井的先河,是“世界石油钻井之父”,是继火药、造纸、印刷术、指南针之后,堪称是中国古代的第五大发明。

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人类社会的文明与进步被不断推进,钻探技术由早期的机械传动手把给进钻机到机械传动液压给进立轴钻机,发展到今天的全液压动力头钻机以及自动化、智能化地质岩心钻机,不断开辟着钻探的新天地。

时至今日,人类既可以上天登陆月球,又可以向下钻地万米。1990年,前苏联在摩尔曼斯克地区北极圈以北250公里外的科拉半岛上,打了一口世界上最深的钻井,完钻井深12262米,为现今世界上最深的钻井。20201月,由中石油钻探的轮探1井在塔里木古老克拉通超深层油气勘探获得重大突破,完钻垂深8882米刷新了亚洲井深纪录。经过100多年的快速发展,钻探技术不仅在传统工程领域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还应用于新能源开发中,比如地热能、天然气水合物、干热岩、页岩油、核能、油页岩等非常规能源领域的勘探,并不断取得新的突破。

现代科学技术对于钻探的定义是利用钻机、钻具和一整套工艺措施,在地层内钻凿出圆柱形井筒,取出岩矿样品,探明矿产的赋存状态和分布规律,或者实现其他地质和技术的目的。在众多矿产资源勘探技术方法中,钻探技术仍然是唯一能从地下取出实物岩矿样品的勘查技术方法,通过拿到实物样品才能验证矿藏的存在,只有通过大量的钻探工作量才能获得可信的储量。值得一提的是,传统钻探也是石油勘探开发最直接的技术手段。

石油钻探是利用石油钻井设备从地面开始沿设计轨道钻穿多套地层到达预定目的层(油气层),形成油气采出或注入所需流体(水、气、汽)的稳定通道,并在钻进过程中和完钻后,完成取心、录井、测井和测试工作,取得勘探、开发和钻井所需各种信息的系统工程。

一口油井从开钻到完成,破碎岩石是钻探生产过程的主要工序,可分为钻前、钻进和完井3个不同阶段。钻前阶段指的是开钻前的工作,包括定井位、修路、修井场、打基础、安装设备;钻进阶段指的是从第一次开钻起到钻完全部井深的工作,包括接单根、起下钻、固井,处理事故;完井阶段指的是从钻完全部井深起到交井或弃井的工作,包括测井、确定完井方式、下生产套管固井、下油管、射孔、装油管头和采油树。

钻探技术在服务常规的找矿勘查的同时,也关注着新的服务领域,如深部科学钻探、地热能及非常规清洁能源勘查、海洋钻探、地质灾害防治、生态环境钻探、地外天体和极地钻探等。

地外天体取样技术研究方兴未艾,钻探技术已成为人类探索宇宙的首批技术之一,助力深空探测。了解其它行星内部的物质成分,行星的演化规律,解开生命起源的秘密已不仅是科学家们感兴趣的问题,也是与人类文明前途息息相关的重大课题。随着技术的进步,宇宙探索过程本身已表现出越来越明显的工程性质,第一步就是通过钻探取回天体的岩样。其实早在1969年~1976年,美国的阿波罗计划、前苏联的Luna计划就先后在月球上完成了钻探取样并返回的壮举。也就是说,从1969年开始的月球钻探是钻探技术实质性用于深空探索的里程碑。2005年,美国的的“火星计划”利用“勇气”号和“机遇”号火星车登上了火星,通过一个名叫Bit Carousel的采集器,自动钻成了人类火星第一钻,进一步打开了地外天体取样钻探技术的大门。

钻探这门古老的技术会在未来各领域发挥其功能,比如探深部干热岩钻探面临安全、质量、经济、工期等方面的挑战,需要先进钻探技术装备应对;以受控定向钻进技术为依托的对接井、水平井技术需求越来越广泛;海洋地质钻探、极地钻探、地外天体取样以及深部高地应力岩石取样、海洋水合物保压取样等方向的科技创新都还需要进一步发展。

[责任编辑:dc]

行业要闻 >>
地质调查支撑服务脱贫攻坚获党中央、国务院表彰
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十年成果新闻发布会文字实录
关于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优秀找矿成果的通报
2020年度中国十大海洋科技进展揭晓
2020年度十大地质科技进展、十大地质找矿成果评选揭晓
自然资源调查监测工作交流研讨会召开
奋进正当时 建功“十四五”——2021年新春贺词
15项重点,12个方面
关于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优秀找矿成果的公示
自然资源部印发通知
业界资讯 >>
5月起,《气举反循环钻探规程》等标准将正式实施
南海东北部潮汕坳陷中生界油气钻探井位锁定
川庆钻探刷新国内深井取芯纪录
直径244.5毫米尾管固井最深纪录诞生
地热资源动态监测将有章可循
探矿工程所“一种深井围岩高温高压爆破试验装置”获授权
《浅层取样钻探技术规程》等10项行业标准获批发布
定向钻井技术发展历程及最新成果
关于举办第二十一届全国探矿工程学术交流年会的通知
团体标准《黄金地质绿色勘查技术规范》发布
会展预告 >>
以丝路合作为主题,矿业创新邀请赛明年7月在新疆举办
关于召开全国地质灾害防治新技术新装备新标准交流会
ARTS 2020上海国际先进轨道交通技术展览会
关于召开2020年钻探工程学术研讨会的通知
洞察轨道风云 激活产业升级
共享、共赢全球矿产业链贸易交流平台欢迎您-CIME2021
【11月28-29日】中国深部地热论坛2020会议通知 二号通知
重要平台l全球矿山产业链贸易平台
欢迎加入全球钻探行业贸易交流盛会
新疆丝路矿业合作论坛
人物访谈 >>
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
路保平:中国石化石油工程技术新进展与发展建议
汪集暘院士:“十四五”期间地热市场潜力巨大
苏义脑:陆上8000米以上超深井钻完井技术及其装备进展
曾梅香:我国地热发电现状与展望
赵阳升院士:把创新成果融入地热等采矿工程领域
《人民日报》发表章建华署名文章:
杨文采院士:人类能上天下海,却难以入地13公里
中国工程院院士多吉:投身地质勘探 踏遍青藏高原
在深海处演绎“冰与火”的传奇
热点观察 >>
美国两百年地质系突然解散,对国内地质工作有何启示?
地矿行业发展的无限可能
奋力谱写新时代四川地质事业发展新篇章
地勘单位改革的难点及对策思考
地矿油行业特色高校建设“破五唯”对策思考
中国深部地热论坛召开
新疆地矿局第九地质大队改革发展纪实
11大领域148个热点和新兴前沿发布!看看地学如何?
钻探技术——中国古代的第五大发明
开发利用地热能正当其时
企业动态 >>
日企订单潮,疫情期间,永明迎难而上
新年首发CSD1300KT型车载式全液压动力头钻机
便携式钻机小角度施工,东北地区“以钻代槽”成果显著!
河北永明八、九月份交付十套大型钻井装备
小口径成就大梦想
英格尔钻机助力发现世界级锂矿!
地矿三院“山东省栖霞东北部地热资源调查”项目开钻
钻井装备中钢丝绳保护女神-里巴斯绳槽
凝心聚力谋发展,砥砺奋进铸辉煌
遭遇用工荒?无人化操作的智能钻机解决您的难题